如何与身体的痛苦临在?

在呼吸工作中,创伤反应常常浮出表面,我们可能经验到头晕、恶心、全身或局部麻木以及其他不可名状的身体症状。

关于这一点,我有一个个人经验可以分享,那是在很多年前,当我刚接触O.P.H能量疗愈时发生的情况,当时作为疗愈对象的我躺在按摩床上,出现了呼吸急促、心跳加速、手心出冷汗等一系列身体反应。整整一个小时的疗愈时间我都在忍受,期盼它快点结束。

当时的我感到很困惑:“疗愈不应该是舒服的吗,怎么会这样?” 所以在那次疗愈结束以后,我迫不及待地去问老师,究竟发生了什么?我又该怎样处理这样的状况?

老师的回答令我印象深刻,这个回答也成为我后来面对人生的一种基本态度,她说:“对于痛苦的感受,你忍一下还可以,但如果你一直忍,它对你没有好处甚至是破坏性的,你需要把它们释放掉。”

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,那次疗愈浮现出的其实是过去的我一直来的生命模式:忍受。

而我的疗愈从某种程度上说,就是不再过「忍受型」的人生。

后来的O.P.H疗愈和其他疗愈,当痛苦的身体反应再度来袭时,我的内心发出了这样的意愿:“我不要再忍受了,我要将它们释放掉。” 说时迟那时快,几乎与这意愿同一时间地,我就感受到强烈的情绪,然后开始哭,开始喊叫。

令我非常惊讶的,随着我的哭叫,身体的不适感迅速消退。所以在整个疗愈过程中,每当一波新的痛苦反应又出现时,我就会如法炮制——去连接潜在的情绪,然后哭出来。一波又一波的痛苦反应褪去,随着疗愈的进行,我也最终平静下来。

直到现在,当我经历呼吸工作时,我仍然会有强烈的身体反应。那么在这些时刻,我都会告诉自己:“没关系的,放松,给这些感受空间。” 一边这样告诉自己,一边允许自己真地可以去放下对抗,感受潜在的情绪,然后释放掉情绪,身体的不适也很快平复下来。

意愿的力量

如何与身体的痛苦临在?我想说的首先就是:意愿的力量。

人们问,要怎么对自己慈悲,要怎么与自己的痛苦临在,答案非常简单,那就是你有意愿对自己慈悲,你有意愿与自己的痛苦临在。

这就是那个最强有力的能量——你的意愿的力量。

你的意愿会启动疗愈。意愿会释放出巨大的能量,使我们做好准备有空间、有能力来与痛苦临在,并转化痛苦。

承认和释放情绪的力量

与身体的痛苦临在的第二点,是去承认和释放情绪。在我的案例中,当情绪被承认和释放掉以后,身体的不适感就会迅速消退。我试过很多次,每一次都是这样。所以这让我经验到身体和情绪的关联。

身体的不适在提醒我们:有情绪在那里,等着被我们承认和释放。

情绪以身体的痛苦来被我们感知到,因此我们要做的不是继续躲避身体的痛苦,反而要向它敞开,允许自己真地可以去感受身体的痛苦。当然这可能是淹没性的体验——有好几次我都感觉自己快要死了,但还是让自己去感受,去与这痛苦临在,对于我而言稍一会儿,我就会连接到情绪而哭泣。

这里有这样一个转化发生:被储存在身体里的情绪以身体不适为我们所感知到,我们又以意愿的力量连接情绪而释放掉,于是身体的痛苦被解除。这就是一次完整的疗愈过程。

“情绪会制造疾病”这已是老生常谈,但我们如何让情绪离开身心系统?身体在疗愈中的痛苦反应就是一个重要提醒,提醒我们有情绪在那里,等着被承认和释放。而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,那么我们就能释放情绪而使身体重获健康。

所以如果你在疗愈中感到有身体痛苦,不要忍受和回避,去对它敞开,去承认在它背后的情绪,并释放掉,那么我们的身体就能解除痛苦的反应。这就是承认和释放情绪的力量。

深呼吸的力量

如果你的身体反应非常强烈,就像感觉自己快要死了,那你该如何与这种淹没性的体验临在?在这样的体验中,如何还能让自己保持敞开、允许它发生?

我经常支持自己做的就是深呼吸。慢而深的呼吸。

一边深呼吸,一边发送意愿:“我愿意临在,请支持我临在。”

向宇宙发送意愿,祈求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支持你,同时用深呼吸帮助自己扩展空间。

有很多很多次,我都是这样帮助自己平安地度过强烈的疗愈体验,我知道这所有一切的发生都是为了我的生命能更健康,而我也愿意支持自己朝着这个方向打开。

深呼吸是我们在遇到强烈经验时极好的支持。

小结

今天就和大家分享这三个非常具有支持性和疗愈性的力量:

意愿的力量

承认和释放情绪的力量

深呼吸的力量

也许你已经听过它们,但这一次去感受它们的力量,这力量来自于我们的心与它们的连接,我们对它们的全然信任。Namasté?❤️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